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时尚新闻 >

为黑恶势力助长嚣张气焰!“保护伞”是怎样审查认定的

发布日期:2020-06-28 00:17   来源:未知   阅读:

摘要:实践中,对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违纪行为的认定存在若干争议

黑恶势力“保护伞”,不仅助长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危害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还会严重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2018年《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增加利用宗族或者黑恶势力等欺压群众、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行为的处分规定,对党员干部形成有力震慑,为查处涉黑涉恶腐败、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纵深发展提供了纪律保障。实践中,对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违纪行为的认定存在若干争议,本文拟对其中几个疑难问题进行探讨。

“保护伞”的主观认知问题

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党员干部须有明确的主观故意,即明知自己所保护的对象是黑恶势力。这里的明知,既包括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所保护的对象是黑恶势力,也包括开始时不知道,但知道后仍给予帮助的情形。

实践中,对于黑恶势力“明知”的认定标准,有两种不同意见:一种是法律意义上对黑恶势力成员的认定标准;另一种是只要符合普通大众对涉黑涉恶人员的认知水平即可。笔者赞同第二种意见,理由是:一方面,黑恶势力的法律特征较为复杂,普通人难以准确判断,只能依据法院的判决来认定犯罪,而充当“保护伞”的行为必然发生在判决之前,如果按照第一种意见的要求显然会高出大众的一般认知水平,是不合理的。另一方面,黑恶势力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的行为,在当地往往已经形成严重危害后果或者恶劣影响,但是很多党员干部为规避组织审查、减轻自己的责任,辩解自己不知道帮助的是涉黑涉恶人员,如果采纳第一种观点,则势必造成党员干部逃脱责任追究。

所以,在党员干部拒不承认知晓所保护的是黑恶势力的情况下,要综合考虑党员干部的职务和工作职责,谋利事项与职权的联系,对黑恶势力的知悉了解程度,与黑恶势力成员交往是否密切等因素。若有证据证明涉黑涉恶人员从事的违法犯罪活动是当地群众反映强烈的、在当地具有一定影响力和公开性的行为,就能推定党员干部主观上对其帮助的对象是黑恶势力是明知的,除非党员干部能够提出反证。